黎東方這麼說

    自吹是保釣愛國人士的馬先生(按即馬英九)表示:在那個時代爭綠卡以備歸化美國人,是極普遍的事。迄今暗擁綠卡,亦無涉忠誠問題。作為總統候選人,竟然說這種話,嗚呼哀哉!

    當年好心收留千里來台尋夫的法國女子丹妮爾為乾女兒黎爾信的黎東方博士,在其一篇《聊盡我心》文章末節,有段令人敬佩的話,特摘錄給馬先生參考:

    「我(指黎東方)在一九五四年,已經作了美國的『永久居留者』整整五年,夠資格申請入籍,變成美國公民。很多美國朋友勸我進行申請。我說:『別人申請,我不反對。我自己申請,實在心有未安。中國還不曾亡乾淨,還有幾個小島可以懸掛國旗。即使中國亡乾淨了,我仍舊能夠以無國籍的亡國奴身份,從事復國運動。我不是不愛美國,但我更愛中國。我不願拋棄中國,專愛美國。』

    其後,我離開美國……看到台灣復興基地的種種朝氣,心中有無限的快慰。」

    同樣是來台的新移民,馬先生遠不如黎先生。

國立台灣師大美術系教授 施並錫
(本文曾刊登於台灣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