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我故鄉半線情

    對自己的地文、歷史無所知或不重視的人民,自然鄙視自己家園。視家鄉一切榮辱與己無關。於是生活重心集中在個人生活圈,生活價值取向當然以己利為首重,而執行「自掃門前雪,不管國土遭雪埋」的生活原則。這種人民不易成為深具土地認同之生命、榮辱共同體族群。他們只有部落意識,幫團思維。終極僅能形塑成部落社會般,雜然構成的「假性一體社會」。 「假性一體社會」的特徵是:

一、
意志分歧,社會力互相抵銷,人民缺乏恆常感,行為舉止與心情浮動不安,雜沓紛然。
二、
人民被不當之政、媒力量左右,養成浮游漂泊性格。正向文化無法深根,趕潮流行外來次文化瀰漫。人們追求短暫感官刺激以逃避責任、使命或壓力。認同「有奶便是娘」的觀念為正確,於是形成上下交相利的淺碟社會,淺薄文化。
三、
文化僅為「幫襯」角色,沒有深耕之機會,無法發揮團結凝聚之機能。
四、
.對自己國家無信心,過客心態,永遠都是「過渡」期、過渡性。正義之聲微弱。好人難出頭,人民見惡思齊,見賢拒斥,見好嫉妒。

    今日台灣社會非常需要真、善、美、聖。藝術工作者無論有意或無意,只要用心努力於創作或發表,必能在審美領域作出貢獻。

    藝術在國人的心目中,其重要性遠低於衣食住行和育樂。電視綜藝節目絕對比音樂會、畫展更具吸引力。藝文對咱鄉親而言,只是與生活無關之小道而已。因此藝術工作者其實更有揮灑的空間與較多的義務,吾等應努力促進公民美學的普遍觀念與義務的推行。

   

    圖像是一種建塑歷史記憶的有效中介及觸媒。而歷史記憶是孕育全體共識價值或信仰的重要元素。此次展出全係【彰化圖像】,祈望此展是能「引玉」的一塊用家鄉土壤燒製的紅心磚。

    展出的理念 藝術除了表現美感之外,就是表現理念與意志。古人袁枚有言:「詩人有終身之志,有一日之志,有詩外之志,有事外之志,『志』字不可看殺也。」志,即是表現大我、大愛、大藝術的企圖心。

    藝文,乃心靈力量。透過藝文,吾等挖掘共同記憶,並為後世保存歷史記憶。

    這世代,是全球化之中不可缺少本土化的時代,是網路資訊的時代,是地理疆界漸次模糊的年代。沒有歷史意識或記憶的地域,不易建構主體性、自主性價值觀、文化觀,且極可能在全球化風潮裡迷失自己。我們一定要找尋我們自己的「深層生命意識」。

    藝術工作者應有社會關懷之心,思考如何創造歷史與時代的心聲與容貌、特質等,為後人留下一些什麼。更必須以身作則,藉作品、理念闡明當今人類最重要的課題是「人與自然和善對決」,主張人們在大自然面前,應當學習更加謙遜,尋求與自然共存互惠的新平衡點、線、面。

    追求這些理想達成的第一課,便是學習愛護生活周邊之人、事、物作起。尤其要熱愛及感恩所踩的這塊大地母親。故鄉是生命巡禮的起點,也是巡禮後的終站。愛鄉是吾人之天職。發揚故鄉美感,則是在地藝術工作者的責任、使命,也是權利。

    我們共同藉美蘊愛,始能轉「假性一體社會」為「同心共志的和諧一體社會」。

    最末,感謝彰化縣文化局給我這次以畫會鄉親的機會,舉行畫我故鄉之接力展。

國立台灣師大美術系教授 施並錫
(本文曾刊登於台灣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