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的抉擇

    這是一個關鍵性的時刻,此時刻即將決定今後我台灣人是否能夠繼續保有自主權、且有尊嚴;是否能保住我台灣文化主體價值;是否我台灣人的精神細胞│即台語文不再受到惡意歧視、打壓及技巧性地消滅;是否能夠保留我台灣人祖先血汗打造的古蹟、歷史建物及文化資產,不再重覆建成圓環及中山橋等等被蓄謀拆毁的命運。

    然而由於極大多數台灣人冷漠、現實、貪婪、懦弱、心靈禁錮,並缺乏理性思維與邏輯判斷的能力,往往在歷史關鍵時刻作了錯誤的選擇,而讓自己跌入悲慘境遇,也把那主張台灣價值至上的覺醒台灣人一併拖下。今天台灣人的覺醒者必須堅毅團結,也須付出極大的努力,並承受壓力與痛苦,才能拯救台灣。在天佑之下,後世千百萬台灣子孫及眾生的自由、民主之基本生命權,皆託望於台灣覺醒者的勇氣、信心與努力、奉獻。

      今日我台灣人所面臨的是台灣價值與中國價值的捍衛戰。如果台灣價值戰敗,很快地台灣將被迫導向終極統一的大險坑。今日我們所面對的是源自中國的殘暴統治惡靈所附體的野蠻黨羽。此蠻橫黨羽,一甲子以來以台灣母親為宿主,緊抓不放,並結合他們在台灣母體內所轉換製造的台灣癌細胞│即﹁台奸﹂,連手翦除台灣母體之良性細胞,以毁滅、出賣台灣為終極目的。彼等黠狡、巧詐、陰狠,決非散漫、善良憨直的台灣人所能對峙的。正直魯拙的台灣人,如今能憑藉者僅僅是對台灣價值的堅持與熱愛所引燃的團結力量。

    此一關鍵時刻,我們要選擇勇敢的抵抗,決不卑賤的降服。因此我台灣人定要有非勝利就必須面對被消滅的覺醒。

      由於不少台灣人具有姑息的傳承習慣,和﹁和稀泥﹂之是非混淆之性格。以至於今兹,我們的自由、民主價值,乃至於子孫末來之命運與我台灣覺醒者的名譽,均處於相當的困頓危險中。台灣人是曾經流血及不停受侮辱的族群〈指凡認同台灣之各族群〉,他們寄望於台灣覺醒者的勇氣及壯舉,也籲求覺醒者勇猛不懈的努力與堅持。

      我們應該義不容辭地在自己祖先所留給我們的寶島國土內,為台灣尊嚴和價值而奮鬥。讓我們學習水那般│﹁上善若水﹂,柔弱勝剛強,利萬物而不爭地發揚台灣主體性文化而團結努力。文化力量才是能深化人心的根本力量。透過文化藝術的力量,才能產生能抵抗惡靈病毒的疫苗,並杜絕台灣人母體細胞之病變為癌。

      讓咱們堅持台灣主體性,關心台灣命運的文化界人士勇敢挺身站出來,為維護、捍衛台灣價值而奮戰,以身作則,為作先鋒,在此關鍵性時刻,引領憨厚的台灣人,作出正確的決定。

      凡偉大的事情,通常都很困難。然而我們己經沒有畏懼困難的權利了。

師大教授/畫家 施並錫
寫於二OO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本文曾刊登於台灣時報)